|
當前位置:首頁 > 營銷智庫 > 行業分析
疫情下的互聯網行業投資指南

2003年的“非典”疫情似乎已經遠去,2020年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又把我們拉回到曾經。故事情節似曾相似,但是其中的參與者已經是新的一代。

回顧當初,“非典”疫情對市場形成短期沖擊,2003Q2社零增速呈“V型”走勢,非典疫情集中于 2003Q2發展較快,商業貿易板塊跌幅居前。疫情對社零消費短期拖累較為明顯,2003 年 5 月社零增速同比僅 4.3%,環比回落 3.4pct,疫情平息后消費迅速反彈并在 2004 年創下了新高。

有人說,是因為“非典”疫情,所以催生了后來的互聯網電商巨頭淘寶和京東;還有人說,“非典”疫情吹響了互聯網社會化大普及的總攻集結號……

無論如何,2020年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,對身處其中的我們每個人而言,都是一次無法逃離的災難,但是無情的商業世界并不會因為疫情而停擺。我們堅信,有危險就有機會,有苦難就有需求,有波谷自然有波峰。但我們不能停留在這個表面結論上,相反,來咖智庫采訪了兩位對互聯網行業長期觀察,并具有自己獨特洞見的專家,分析本次疫情中對泛互聯網行業而言,蘊藏著哪些危與機。

嚴格說來,2003年非典疫情之下還沒有完整的“互聯網經濟”,有一些早期的、優秀的互聯網創業企業,但是在影響力上、能力上遠沒有達到為公眾提供從虛擬到實體的各種基礎服務的程度。

這就導致,2003年的非典疫情,對于互聯網的發展沒有任何利空,全是利好。因為那時候互聯網經濟在起步期,所有的能量都是向上的能力。在抗疫的過程中,整體社會對信息的分發、非接觸式物資調配的需求、整個資源匹配效率的提升,都有了新的要求,而且一部分聰明的人發現互聯網可能是能提供這些解法的力量。

所以說,2003年的非典對于互聯網經濟全是好消息,2020年新冠對于泛互聯網經濟是喜憂參半。

有人喜歡爭論一個微觀問題,就是2003年非典和京東、淘寶的關系,試圖證明or推翻2003年非典對淘寶、京東崛起有重大意義的價值。

其實,這個問題的回答是,無論有沒有非典,2003-2004年淘寶和京東也會誕生,但非典的大背景讓他們得到了更多的關注和認可,是起到了極大的助力作用的。

今天,可真不能盲目樂觀了,互聯網從宏觀經濟的旁觀者,變成了實體經濟的深度參與者。它與實體經濟已經是水乳交融、密不可分。

這個過程早就開始了,10年前就已經加速了。大家可以看看2009年,也是移動互聯網元年,淘寶已經成長得非常巨大,京東在這一年開始自建物流體系,百度的市值也在這一年前后達到了歷史高位。

當時經歷過“千團大戰”的王興曾說,美團就是本地生活服務的互聯網推廣機構,隨著美團的到位,中國從大的品牌到最基層的小微實體經濟如美甲、按摩、小餐廳,全部都和互聯網建立了連接,此后的十年,是連接不斷加深、利益攸關最終密不可分的10年。

今年,隨著整個宏觀經濟形勢的發展,大家發現消費互聯網紅利已經到頭了,于是大家開始說做產業互聯網,這說明,不僅消費互聯網嚴重依賴于實體經濟的景氣指數,產業互聯網的發展也要從實體經濟拿增量。這時候,實體經濟咳嗽一下,互聯網就感冒的格局已經形成了。

在這樣的環境下,互聯網與傳統經濟的結合已經非常非常深了,所以在傳統經濟受到打擊以后,互聯網受到的傳導性是非常明顯的,再也無法像17年前一樣,坐收增長的紅利。

就現在的情況來說,每一個垂直領域都跟實體經濟密不可分水乳交融,例如中小企業死掉沒有人去百度做廣告,小微企業餐館死掉,沒有去美團做推廣,一些供應鏈電商背后的廠商破產,就沒有人去提供拼多多、聚劃算的貨源。

有人說騰訊王者榮耀一天20億的收入,對騰訊來講賺得很開心。但事實上這反映了危機:大家都閑下來,閑到一個游戲可以一天賺20億。中國這樣一個已經增速放緩的經濟體,出現大家都閑下來的情況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現在互聯網上已經出現了連篇累牘的預測哪些板塊會好,哪些板塊會差的文章,其中不乏名家高手,我不能掠美于人,就談談綜合性的看法吧。

綜合來說,我的觀點如下:

1、 可以直接幫助疫情改善,可以加快信息流轉的、可以滿足當下一些實施性需求的微觀具體板塊會受益,比如大家說的云辦公。但這種受益具有很強的階段屬性,我稱之為“口罩廠”效應,口罩現在無疑是剛需的剛需,但這個剛需會很久么?肯定不會,這也是為什么我們但很多閑置產能沒有迅速轉到口罩制造上來,因為大家心里都清楚——疫情長不了,口罩經濟長不了。

對于一些具體的云辦公板塊,可能在這個階段有受益,特別是客觀環境起到了教育市場教育用戶的作用,即使疫情過去也會有一些留存。但如果就云辦公來說,我覺得疫情一解決,不會完成產業層面的替代,這個行業里阿里和騰訊已經做的很好、很全了,再從OA層面突破不存在了,應該有更新的模式,最好能夠爭取到at的戰略投資,結成生態。

2、 現在,大家看到當我們這個社會出現一些局部困難或是失能的時候,AI、大數據能不能發揮很大的作用。我們看到了一些案例,有些案例質量不是很高,比如ai問診新冠肺炎……這里面炒作的痕跡很重,基本是拿了一個客服機器人就上了,這種ai案例反而對我們去推廣產業互聯網有負面的作用。

但是,如果要我說,誰能從疫情中找到最大的新需求增量,我看產業互聯網機會最大。大家都知道,中國產業互聯網最早的市場不是to B,而是to G,也就是給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數據能力,現在大家看到。

在這么一個混亂的局面中,我們對疫情的洞察、圍堵、觀察、跟蹤、分析,基本上都有ai+big data+cloud的影子,這是對產業互聯網能夠提升政府治理能力、企業競爭能力最好的宣傳,如果產業互聯網可以持續發揮比較重要的作用的話,可能給中國整個toB/G端的互聯網發展,帶來真正的起飛的機會。

3、 最后也要說點現實的——目前賺到錢的大部分互聯網公司來說,幾乎沒有想到哪個領域跟實體經濟的相關性可以剝離的,都有關系,實體受挫,互聯網也受挫,甚至更重。所以為什么我們看到很多互聯網企業馳援傳統經濟,比如微信到處送保險,保險的內容是——一個夫妻店,兩口子中的任何一個病倒了,每天補貼1000塊,一直補貼30天。這當然是騰訊的善念,但也說明了“唇亡齒寒”的道理。

盡管歲月艱難,但畢竟又一個互聯網經濟發展時代的窗口期也隨之而來了,我們當自我勉勵。

華泰證券計算機分析師郭梁良說:

短期影響,顯而易見,在線上的流量市場使用的市場增長了視頻網站、娛樂游戲會有利好。背后其實是對計算資源的占用是增多的,對應的背后的服務器、IDC,以及云底層資源的需求,是有切實的上升。

從更大的影響來看,全國的企事業單位都要面對至少半個月的遠程辦公,至少需要有能夠承接辦公業務的OA系統,并且讓大家在家里可以接的上,但很多單位還只有內網系統,是沒有辦法遠程通過VPN去登陸的,如果這個OA、ERP或者辦公系統直接做成云上的,那遠程登陸就很順利。

這次武漢暴露出的一個問題,疫情來了以后,應對措手不及,不管是從流量上來說還是需求上來說,都沒有辦法來進行一個擴充,因為它的整個IT系統是本地部署式的,從擴展性和內部溝通協助來說,沒有辦法敏捷的反應來應對變化。

從長期看,疫情將會推動產業互聯網的發展,我認為這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。

首先,5G是產業互聯網數據的一個入口,這是基礎設施層面的。另一個就是底層的云架構,其實現在很多B端都是本地部署的IT架構,還沒有上云,上云的阻力也很大,這次就是需要大家從輕易用的視頻到中度一點的OA、內網虛擬化也好,再到底層IT架構的整個上云,這其實是一個從輕到重的一個起點。

所以,如果是底層架構上云的話,其實是將產業互聯網的進程往前推進了一大步,之前產業因為難以互聯互通,所以難以互聯網,彼此之間數據不能共享,底層上云之后這些問題就都解決了。

版權所有:石家莊立領營銷咨詢有限公司  電話:0311-69012978 18032751199  傳真:0311-83019976   技術支持:恒會信息科技   備案號:冀ICP備08104958號-2
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带连线 甘肃快三开机时间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众彩网山西体彩11选5 打云南快乐10分的技巧 江西省十一选五前三组预测 深圳风采2011077 石家庄股票融资 有什么手机麻将是打真钱的 内蒙古11选5玩法 福利彩票怎么网上买 贵州茅台股票 重庆农场平台下载 买股票开户流程 云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